空想主义者

不丧啦,好好做人

© 空想主义者
Powered by LOFTER

重发的段子

都是骗人的



    何苌轻是在年二十八那天走的,撒手得很突然。丛容只记得他在晚饭前说了句头晕先歇着去,还让他先吃别让菜凉了,没想到这一歇就再也没起来。

    快要跨年关的时候出了这档子事,家里红彤彤的装饰都撕了换上一片惨白,门前倆大白灯笼晃得过路人心底发慌。赶着过年团圆热闹的日子,何家的门前冷落可见一斑。丛容倒也不太在意,自己一身缟素直挺挺跪在灵堂前,一双眼空洞地盯着照片里何苌轻黑白却又生动的笑,半天也不眨一回,只盯得眼眶泛涩两眼通红,愣是不见半滴泪掉下来。

    就这么跪了半宿。

    打更人在外头喊着五更时,伴随着鸡叫天也蒙蒙亮了。太阳也晓得察言观色般,小心翼翼地一丝丝放光芒溜进房里,伴随着蜡烛摇晃的影子,让丛容有些不适应,索性闭了眼不去看。等再睁眼时也不盯着照片瞧了,反而看着房间未被太阳照射到的死角。

     那里有点儿滑漉漉的潮湿,像是长着青苔。前几天丛容还在唠叨着是不是房顶漏了水,寻思着得去检查检查,又顾虑年前什么都飞升的价格。彼时的何苌轻正拎着鸟笼一只脚跨过门槛准备遛鸟去,丛容的碎碎念和清脆的鸟叫一并传进耳中,别提多煞风景。何苌轻只想着能快点走出门去,心下烦躁也不管丛容说了什么只一个劲地答应着,于是就稀里糊涂接下了检查屋顶和打扫干净的差事。

结果还是没有去做嘛,这个人。

丛容的嘴角微微弯了弯。

—————



止也止不住的荒芜啊,该从何处开始开垦
死在了半途的心,埋什么样的种子才会发芽
摸摸心口,那缺了的半拉却是真的没法补了
剩下的文,我也不会写了……  


-------------------------------------------

写的时候脑补的设定,备份一个

原耽,竹马竹马相亲相爱成长为大叔的爱情故事。大概会填完这个坑吧。

何苌轻家里经商,他从小就跟着学,三教九流的人都结识了个遍,有点玩世不恭的气质。丛容家是普通小老百姓,他自个儿是中了秀才的,租了个地办了私塾,做教书先生。何苌轻第一眼见丛容就记住他了,丛容倒也不是长得特别好看或特别俊俏,但腹有诗书气自华,他身上有股子读书人的精气神撑着他,让何苌轻觉得他就是个“黄金屋”,里头全是宝藏。这两个人认识是因为丛容被小混混堵路,逼他交保护费,丛容这人是单单纯纯的直性子,见有人这么不讲道理,就机关枪一样突突突怼了小混混一波,小混混恼羞成怒正要揍他,就被路过的何苌轻拦下了。虽然是救了丛容,但何苌轻油腔滑调的说话方式让他格外反感,所以丛容一开始不喜欢何苌轻,觉得这人商家出身,带着一股子铜臭,肤浅又纨绔,见到他恨不得绕三条远路躲得远远的,但每次遇见何苌轻总会发现他,在他准备逃跑或者正在逃跑的当口逮住他,一脸亲昵地和他搭讪,强拉着他去吃饭或者陪何苌轻去铺子里收账,丛容碍着被他救过的面子不好拒绝只好都被他带着四处跑。就这一来二去的,丛容慢慢对何苌轻改观了,发现这厮不是表面看起来的纨绔小少爷,本事也不小,而且两个人的共同语言还挺多。这层隔阂没了,两个人迅速如胶似漆起来,“何兄”“贤弟”叫不停,拐两个巷子去福宝阁一块儿泡个茶也成了日常。后来感情就慢慢变质了,何苌轻先意识到自己的感情,“原来我这么在意丛容是因为我喜欢他啊,我要是告诉他他能接受吗,会觉得我不正常吗”,纠结到最后何苌轻就怂了,决定不说。丛容对感情有点钝感,但发现何苌轻在说话时总会避开他眼睛,或者避免肢体接触,他就奇怪起来,我哪惹到他了吗,想半天未果,心情又堵着不想理何苌轻,跑到郊外采风,正好碰见一对私奔的男男,,一被点拨突然福至心灵,“原来如此”,于是直杀回去找到何苌轻和他坦白。何苌轻被丛容的耿直性子惊呆了,告诉丛容他老早就发现了自己对丛容不单纯的情感,然后捱了丛容一巴掌,“你怎么不早说?害我们还兜了那么大一个圈子。”,最后两个人愉快地在一起了。想写的是他们在一起以后的鸡飞狗跳的平淡日常,而结局就是原来的那个了。

 
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