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想主义者

不丧啦,好好做人

© 空想主义者
Powered by LOFTER

段子

有多久没有这样看着他了。

太一站在凳子上拧着灯泡,凳子有些矮,他略微费劲地掂着脚,房间里的空调开着,轰轰地往外吐着冷气,身上的T恤却浸了点汗。
在素娜的角度只能看到脖子仰起的弧线,但她却能想象那人现在的表情,皱着眉,微微撅起嘴,眼睛里还有一些光。
和以前一样啊,她想。然后她说——

我想亲你一下。

乓咚——
屋里又暗了下来。

为啥挑这时候说?!

评论 ( 1 )
热度 ( 7 )
  1. 企鹅岛空想主义者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太娜乌托邦主页
    #段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