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想主义者

不丧啦,好好做人

© 空想主义者
Powered by LOFTER

【“XX姬”系列之一】舞姬

好久以前的作品了   想了一下还是发上来充数】】

BGM——dance to the death


                                  【“XX姬”系列之一】舞姬

 

 

 

嫣染

转换妖媚

浮世

勾勒炎凉

辗转叹息

俯瞰千年

 

一炬

点亮悲欢

惨叹

燃烧流年

刹那芳华

一眼

万劫不复

 

 

 

 

那是一个美得令人屏息的女人。

 

 

金步慢摇,裙袖飞舞。

带着舞姬特有的步伐,隐隐散发着致命的妖媚。

 

 

腕间的银铃清脆的笑开来。

就像落在地面溅开的水珠,撑起一大片灿烂。

只是刹那,便轰轰烈烈的落下。

 

 

 

她是一名舞姬。

带着空洞的灵魂和一副绝美的皮囊被囚禁在深宫禁院中的某个小阁楼内。

在她身边只有不见天日的黑暗与寂寞,还有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

 

 

    

男人偶尔会来。

缠绵悱恻一番,又冷然离去。

一次又一次重复着同样的动作,就像初学古琴的人一般,反复拨弄着某根琴弦。

 

男人离开时,会用一把锈迹斑斑的大锁锁住阁楼的门。

金属碰撞发出沉闷的响声隔着一扇门传进她的耳朵。

和着鞋子踩在木质地板上发出的清脆响声渐渐远去了。

渐渐远去了。

 

然后剩下满地的清冷。

 

 

她缩在狭小阴暗的空间内,抱着自己裸露的肩膀,在冰冷中瑟瑟发抖。

空洞无神的美眸毫无焦距地凝视着沉默的黑暗。

 

 

 

男人到来时,她呆滞地正坐在床头。

一脸空茫,带着不动声色的孤寂。

沾染了阴霾的眼眸毫无光泽,只看得见一片深不见底的黑暗。

 

 

男人的双目,早已习惯这暗色的侵蚀。

他看着眼前的妖姬,若有所思。

 

终日生活在这狭小的地方,就连骨骼都会被黑暗吞噬。

想必那么弱小的她,早已经失去自我意识了吧。

 

 

这次,男人不似往常。

倒是像饶有兴致那般,同她坐在床沿,伸手摸索。

 

他碰到她精致的脸庞,然后把俯身靠近她纤细的脖颈,轻轻啃噬着。

黑暗中响起布料的摩擦声。

他细碎地吻她娇小的耳垂,喉咙深处发出野兽般的低吼。

她一动不动,像一具牵线木偶,任人玩弄。

 

 

 

良久,他终于颓然放手,把头闷在她的颈间。

「他回来了。」

 

沙哑低沉的声线夹杂着外界纷乱而吵杂的声音在狭小的空间里回荡。

她终于有知觉般,动了动眼珠。

 

「我知道是因为你!但是我不会让他得逞的,他带不走你的!」

男人突然语无伦次起来,踉跄着离开她,走了出去。

 

 

 

她靠着冰冷得如同尸体的温度的墙壁,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

眨了眨眼,起身到门前,轻轻推它。

 

 “吱呀”一声,门开了。

男人匆忙离开时竟忘了锁上它。

少了这层隔阂,纷乱的吵杂声愈加清晰起来,隐隐约约有刀剑碰撞的声音。

 

 

一丝明亮的光线照进来,让长久处于黑暗的她忍不住后退,微微眯起眼睛思考的神情像是在打量那缕刺眼的阳光。

半晌,她缓缓走了出去。

 

 

 

对镜贴花黄,仍是女红妆。

打粉,描眉,点唇红。

长久未碰脂粉的手略显生疏地为自己上妆。

 

她看见铜镜中的女人慢慢染上铅华。

眼波流转间,倾倒众生。

 

她带着俯瞰众生的姿态,傲然的神情,起身离去。

 

 

途经正殿,无边无际的血色遮蔽了她的双眼。

但眼角的余光还是瞄到那个男人。

昔日高高在上霸气凛然的男人此刻倒在地上,双眼瞠大,死不瞑目。

松散的棕色瞳孔深处是慢慢的不甘与留恋。

 

缓缓勾唇,酒红色的美眸里一片漠然。

她带着冷然的笑,毫不犹豫地走出正殿,消逝在渐盛的日光中。

 

 

 

她是一名舞姬。

绝色的舞姬。

 

 

千万年前,她与百鬼做了交易。

换取了如今的绝色和永恒的生命。

作为交换,凡是爱上她的人都会死。

她,永远也得不到幸福。

哪怕寸缕。

 

 

从刚开始痛彻心扉的悔恨到以此为乐的旁观,良知早在这千万年间被蹉跎,最后消失殆尽。

 

 

她早已记不清是何时爱上舞姬这个职业了。

和朝廷要员肆意调笑,看达官显贵争风吃醋,令帝王将相神魂颠倒。

她深深迷醉在这种欢乐之中不断堕落。

 

她就像游戏中的操纵者。

所有的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千百年来从未改变。

 

她要做的,只有不断的妩媚妖娆。

 

 

到底是名为女人的生物,骨子里天生就流淌着无情的血液。

就好似在风中招摇的曼殊沙华,如血般鲜艳,却带着致命的毒性。

一旦尝过,就沉迷其中,无法自拔。只能等待毒发身亡。

又还痴心妄想她也会随你一同坠入地狱。

殊不知,那绝色美艳的人儿永远只臣服于强者,而不是被吸食血肉后的那具干枯的躯壳。

 

 

 

金碧辉煌的大殿中,站着一名舞姬。

金丝银线在火红的锦织段上勾勒出凤凰涅磐。

橙色的刘海垂下挡住脸颊,看不清面容。

 

 

丝竹乐响起,她闻声起舞。

金步慢摇,裙袖飞舞。带着隐隐致命的妖媚。

华而不俗的舞姿吸引了全场人的目光。

锦衣上绣着的凤凰有生命般,也随之舞动起来。

 

 

舞姬特有的步伐让腕间的银铃清脆的笑将开来。

就像落在地面溅开的水珠,撑起一大片灿烂。

只是刹那,便轰轰烈烈的落下。

 

 

 

曲罢。

她止步,恭敬地站在大殿中央。

金雕玉砌的王座上的男人着迷地看着她。

「抬起头来。」

她依言抬头。

看到男人眼中的惊艳和野兽般掠夺的光芒,掩唇轻笑,眼底依旧是一片冷然。

 

 

 

游戏,再次开场。

 

                                                                  >>Fin。



评论
热度 ( 4 )
TOP